prgongguan

玛丽珍珍珍:

经典美式玉米麦芬。清香的玉米味也是很不错的选择~其实有六个的!😤😂☀️

Favored.太宰.:

超然的心,是得像贝类一样,外面非有壳不可的。而且还得有清水。——鲁迅《我要骗人》

战国时期,地处北方的燕国和赵国动不动就掐架。有一回,赵惠文王闲来无事,又想发兵攻打燕国。燕昭王头大,派苏秦之弟苏代赴赵劝架。帝王们,虽然自古号称喜欢直谏并且颇爱鼓励臣子们知无不言,其实大家心照不宣,可以直说的只有好话。赵王伐燕之意正盛,苏代想想自家性命蛮紧要,可不能以卵击石,于是清清嗓子,讲了这么个故事:

俺从燕来赵的路上,经过易水的时候,遇着一件趣事。有只河蚌从水里钻出来,扒开外套,四仰八叉地躺在河岸上晒太阳。一只水鸟碰巧飞过,满眼只看见岸边那坨水灵肥嫩的小鲜肉,于是一个猛子扎下来,用尖嘴一口叼住了蚌肉。河蚌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魂飞魄散,又惊又疼,本能地咔吧一声,把外套紧紧裹起来,牢牢钳住那鸟的嘴尖儿。水鸟一愣,没想到这河蚌还真有把子气力,心下暗暗后悔自己的莽撞,可嘴上不依不饶,恐吓说,今儿不下雨,明儿不下雨,你就变成肉干了!河蚌确也是个狠角色,回道,今儿不放你,明儿不放你,你就变成死鸟了!两厢这么僵持着,谁都不肯示弱。

故事的结局想来大家早就烂熟于心——鹬蚌相争,苏代看傻,惠王听话,渔翁得利。

所以,便有超然的心,有贝类的壳,也未见能得清静。更况目下的处在,虽人人都不爱提,但也都心知肚明,浩瀚的碧蓝的海水里裹着漾着的,可是从日本福岛远道而来的核污染。一泓清水,也真心不那么容易得。

>>> >>> >>>

翔氏当年终于告别那座庸碌城之前的个把月里,因为重有希望了,心敞亮并且平静了,胃口就跟着好起来,突然有了心思细细品尝平日里不及注意的好食。其中有此前写过的煲仔饭,有这回要写的砂锅粥,有尚未写到的斋肠粉,炒牛河,件件都是南粤之地引傲的吃物。

潮汕砂锅粥是广东名声最响的一味咸粥,砂锅明火煮生米,边煮边搅,使得米粒颗颗碎裂,胶质充分释放,七八分熟时入海鲜,常见是蚝肉、虾子和海蟹,米香混着水中鲜,再辅以特定的辅料,滚煮到米、汤、料浑然一体。吃粥得要趁热,从偌大的砂锅里盛出一小碗,从小碗里舀出一小匙,放在嘴边,轻轻吹气,一到不会烫坏舌头的热度,就立时吃进嘴里,那滋味儿,吃得,想得,说不得。

所谓“特定的辅料”,其实没有多稀罕,普通且重要的,油葱酥,菜脯,鱼露,香麻油。太宰这道粥,取薏米替代了部分白米,增强口感,并额外加了虾膏酱和榨菜,提振咸鲜。青葱花和香菜是翔氏喜欢的,入粥也着实契合,或可依自家口味,换为青菜碎,但量不宜多,为的不抢了米粥的香气。

莎莎莎莫:

最近喜欢上绿色植物。喜欢用旧物当花器,更有感觉。

S-W-A-G-自-由-靈-魂:

好久没有认真下厨

还好多煮了一些通心粉

我就知道我妈会在我吃到一半的时候

突然变卦说要回来吃QAQ

沐春膳:

OK,今天有个新菜

对于芝士爱好者的话是个不错的食物,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日本的大排档的饭,感觉不难,就把材料买来学着做了一次。

总的来说还算简单吧,我把米饭换成了我库存的花米饭,很好吃。

这样的饭其实用糯米是比较适合的,我个人觉得用白糯米可能会更好看点,显得更干净些。

至于里面的肉酱我是用的我们这边的杂酱,是老同学老朱的牛肉杂酱,很香。也可以尝试用比较西式的一些酱料来做,这可以随意,根据自己喜欢来搭配的。


这几天我还在休假,看着朋友们都一个一个已经上班了,我却还这么闲散,顿时觉得好开心。


然后要说的一点是,这些好玩的食谱不会停的。

因为他是我个人兴趣的一个产物,没有团队没有助手。

有时候或许会忙,那就久一点,或许打鸡血了我就多写点。

而且这里不大会有家常菜,只会有我觉得好玩的食物。

做美食不是我的工作,只是好玩而已,好玩好玩最好玩。


子曰: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”

意思就是说:一个人要是连《沐春膳》的微信都没关注,简直不知道他还能做出多好的菜来。


欢迎分享,转载注明出处

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muchunfood 

个人微信:moyachun 

freeze静:

04.11继续午餐便当。

馒头干 蚝油香菇西兰花 胡萝卜炒蛋 酸菜冻豆腐汤。

今天纯属是zuo的,想象中馒头干和菜都能放到木头盒子里。等到煎好了才发现根本放不下,又现腾了一个盒子装菜

结果便拎着三个饭盒来公司了···